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重点要闻

科创飞地:一场“反向”的主动出击

时间:2020-05-20 11:01      浏览次数:       来源:       字号:[ ]

  疫情隔断了人员的交往,却没有割断科技创新的流动。在瑞典乌普萨拉市,诺贝尔奖获得者本特·塞缪森教授所带领的团队用远程办公软件,与江阴贝瑞森的视频沟通从未间断——由其团队研发的一批专利产品正在贝瑞森进行临床前的预研究,未来,这些产品都将在江阴高新区实现产业化。

  一头是国际蛋白质分离分析技术的发祥地,一头是地处长三角核心区的“中国制造业第一县”。当瑞典乌普萨拉遇见无锡江阴,一场借地孵化的探索就此起步。

  将科技创新的前端触角贴近科创资源丰沛的地区,实施就地孵化——“科创飞地”模式的出现,对于有一定经济实力但科创资源不够的城市而言,值得一试。记者发现,从贝瑞森的离岸孵化中心起头的这簇创新火苗,正在全市酝酿燎原之势,这其中有企业的自发行动、也有政府的精心引育。在创新中实现高质量发展,无锡是否能踏勘出一种从基础创新到产业落地的快速培育新模式?

  就地孵化,贝瑞森跨境尝试的初体验

  中瑞生物医药海外孵化器——江苏省在欧洲设立的首个生物医药海外孵化器,就设在乌普萨拉大学里。在最靠近前沿科技成果的地方,属于贝瑞森的200平方米实验室成为企业布局未来的“棋眼”。

  成立之初的设想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江阴贝瑞森生化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顾铭对此颇感欣慰:运营两年多时间里,孵化器招了3位全职、4位兼职的科研人员,截至目前,总共“回流”了10个高端项目,其中6个药品项目,并且申请了6项国际发明专利。两个已进入临床前研究阶段,顾铭透露:一个预计在今年12月份获得临床试验批件,另一个将在明年5月到6月拿到。

  新事物的出现是一场机遇与风险的互搏。顾铭说,当时贝瑞森在江阴发展得很顺利,下一板块已瞅准了“基因工程蛋白”,但遭遇到一个非常现实的困难——“高端研发人才都集中在北上广深,江阴很难招到”。不如干脆把科研设到瑞典去!依着贝瑞森和乌普萨拉大学的渊源,相信这不是难事。

  孵化器果真如人们所希望的落地、运营,研发团队完全本地化,贝瑞森承担了所有的费用、负责科研的方向,并且严格执行产权归企业所有的原则。顾铭认为,“设立海外创新中心的意义就在于,高校教授的科研工作是根据企业需求的临床驱动型研发,所有的研发都指向项目快速落地。”

  前两年专注于研发,在一切进入正轨之后,中瑞孵化器项目开始拓展和乌普萨拉大学更多的合作空间:第三个年头,引入研发项目的“注册”板块;今年4月份签约瑞典本地的商务板块,负责对海外药企的项目销售。“我们有信心成为离岸跨境孵化的一个标杆”,顾铭表示。

  主动“就山”,破解高端资源的招引困局

  火苗一经点燃,便有了蔓延之势。

  去年11月,锡东新城北京离岸创新中心在海淀区清华东路悄然揭幕。“前端在北京,后期发展由商务区配套载体来承接。”锡东新城人士透露,他们希望的招引项目是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车联网)等新一代信息产业领域。

  5月中旬,江阴高新区创业园在上海搭建的异地孵化中心,也进入了最后的准备阶段,月底即将亮相张江。

  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往产业溢出类的飞地模式:主动对接科技创新“富集区”资源、将创新成果引来本地产业化,不同名称、不同形式的外表下包裹的是相同的核心,箭头直指当下城市高端科技资源不足的痛点。

  “对于江阴这样的县级市来说,经济实力再强,人才引进依然面对很大的难度。”江阴高新区创业园管委会副主任阮波坦言,这和城市能级等综合因素相关。

  即便是全球性行业的领导企业,在人才招引上依然遇到了难题。远景招工程师,一下子能收到几百封海内外知名院校毕业生或是“大厂”应聘者的简历,但听说是到无锡,很多求职者退却了。

  “这几年来,各地科技人才的争夺越发激烈,我们凭什么让高端的创新人才、项目能引得进且留得下?”科技界近年来对此反思不断。市科技局副局长陈涵杰分析:在目前各地激烈的“抢人才”大战下,靠传统的政策吸引已基本无优势可言;其次,从技术产生、交易到产业化,需要全流程的科技服务支持,无锡和先进地区相比差距不小。再者,无锡虽然不缺高校、科研院所,但和本地产业的匹配度不高。“等,是等不来的,需要主动出击。”

  市发展改革委去年开展的一项调研认为,“反向科创飞地”是打破行政区划限制,建立跨区域发展合作机制和利益共享机制的有益探索。高端人才、前沿技术项目一般不会轻易走出科研条件齐全的实验室或创新机构,但“山不就我,我去就山”,可以凭借反向飞地提前对接抢得先机,破解高端人才招引困局;不仅如此,还能充分利用科创资源丰富的城市在科技服务上的各种资源。

  再多“引进来”,基础创新不可缺席

  得益于科研成果的产权归研发者所有的规定,研发人员对自己的成果充分负责,所以在瑞典“有用”的科研比例非常高。这极大地保障了中瑞孵化器的孵化成功率,但研发成本却节省不少。顾铭透露说,从目前来看,离岸孵化的成本差不多只占整个公司的1/4。

  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理论上来讲,科创飞地带来了一种更为灵活的招引模式,或者说性价比更高的一种合作模式。但科创飞地要真正发挥作用,面临现实的考验。

  远景智能中国区业务总经理陈杰博士已经习惯了上海与无锡之间的双城生活。“远景智能物联网全球创新中心是远景集团布局全球的第九个创新中心,也是集团在智能物联网领域的重要落子。我们充满信心,5年内将在经开区雪浪小镇自建总部大楼。”

  这种由企业主导的科创飞地,孵化的方向和企业的需求直接关联。陈涵杰认为,企业化、市场化运作机制,是影响孵化成功率的关键项。而对于园区主导的异地孵化器,则需要在政策机制上予以完善,比如在科技贷款贴息等方面探索和本地孵化的同等待遇;在享受当地科技服务资源的同时,推动本地金融资源的介入。

  “异地孵化也可以视为科技招商的一种拓展”,他表示,这能让科创要素快速变现,而且能筛选掉大量的无效项目,并在项目落地前就通过市场的力量实现资本配置;但要结合无锡产业发展的需要,并非“放进篮子就是菜”。

  科创飞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破题高端人才引进的困局,但是事物的另一面,另一种声音值得重视:“为我所用”当然重要,通过“产业化”的端口发力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但城市在核心技术领域的创新能力提升,更需要长久攻坚。

  市科技局局长孙海东表示,在长三角区域协同创新一体化过程中,无锡要用好资源,共建共享区域创新平台、联合组织跨区技术攻关、促进跨区技术转移转化、建设科技创新跨区“飞地”,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服务于优势产业、组织攻关关键性的核心技术的目标,“让无锡成为若干重要领域的创新策源地,加快促进无锡向长三角世界级科技创新城市群中心城市迈进。”

  市科技局2020年工作表上,筹建太湖实验室已经摆上日程,将对持续增强我市原始创新、基础创新能力产生深远影响;沿湖串起高新区太科园片区、经开区、大学城、科教产业园、马山生命科技园,通过苏锡常南部高速和宜马快速通道,延伸至太湖西岸的宜兴周铁、丁蜀,科学布局科创型园区的环太湖科创走廊也在加紧布局中,带来原创性的创新成果和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出。

  孙海东认为,面对长三角科技创新的竞争压力,无锡要抓好特色发展、优势发展,“坚持自己的强项,这是最重要的,一旦在某些领域取得突破,就成为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独特的东西。”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关闭窗口